唐螂有話
  報載,深圳交警對外首次公開,該市駕考積壓學員的總量,達到驚人的61.2萬人。交警部門一方面推動新考場的建設進度,另一方面,按照公安部上兩個月的有關文件精神,申請啟動異地考試的工作。
  一個城市駕考學員積壓達到數十萬人,是個令人吃驚的數字。但是,近些年來,駕照難考,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。而其實這個“難考”雖然跟考題和使用了電腦考試有些關係,可真正的“難考”的難點,不在於考試的難易,而在於考試時間上的“輪候”。一個城市就那麼有限的考場,那麼些個考官,成千上萬乃至數十萬的人排隊,什麼時候輪到自己?何況,這種輪候還不是剛性的,變數很多。難怪,傳聞韓國的駕考比較便捷,有人便組織韓國的“駕考游”。此事是真實的還是一個段子,無從得知,但對現實卻是很大的諷刺。
  持照行車,這是法律的強制性規定。因此。考取駕照,按道理說是一項公共性的服務,但是,在長期以來,駕照培訓服務,都被當做一門生意來經營,其商業屬性,被挖掘得淋漓盡致。曾幾何時,權力部門的一些貪官,利用手中的權力尋租,從駕考的程序當中東挖西掘,掏過不少利益,倒在這條道上的貪腐典型,數不勝數。從這些現象當中折射出什麼?折射出駕考這個行當裡面,有很多利益在。
  按照法律規定,理論上全國駕照的考試標準應該是統一的,考試的過程也應該統一的。所以,人們手中的駕照,才叫做“中華人民共和國機動車駕駛證”。因此,在邏輯上看,不管人們從什麼地方考到駕照,那都是可以合法上路的憑證。可是,事情並不那麼簡單,在考證服務這個行當中,為了“保證管理嚴謹”,哪個城市的駕校學員,是必須在駕校報備的城市中參加駕考的,易城而考,沒有經過協調甚至批准,是不可能的。錶面上看,這當然是從嚴管理的結果,但是人都會意識到,這當中的利益集團相互牽制在所難免。
  駕照考試的一維性,也決定了交警部門的考試能力不足。從目前的駕考模式來看,本來駕考被看做是一項公共服務的話,就應該按照車輛和人口等發展的規劃,納入到城市公共資源投入上來。但是,由於駕考目前的歸口,還是屬於交管部門,其收入部分就屬於計劃外的收入,這是一塊美味的蛋糕,將其利益最大化才是所屬所管的核心所在。雖然這筆收入也是“收支兩條線”,但有支配權的“有關方面”,當然會“咬定青山不放鬆”。
  公共服務的投入產出比看的是便民不便民?公安部及時出台允許異地考試的政策措施,就表明,全國不少城市,都有由於歷史的原因,形成了無法自由調劑的“駕考困境”。
  然而,從目前各個城市的車輛發展和人口需求來看,沒有大力度的投入和高效率的考試過程,是很難改變目前現狀的,就是所屬的交警部門,也只能是不能承受之重。因此,恐怕應該“撥亂反正”,把駕照培訓和駕考回歸到公共服務的範疇,其培訓成為基本技能的補貼性培訓、讓駕考成為普通型規範性證考,這樣,有關方面就一定不會為了說不清道不明的利益關係,把駕考學員堵在遙遙無期的駕考路上。在政府公共服務上,很多事情都會給百姓一個承諾:至多15個工作日搞定!但願駕考之事,我們也能收到這樣擲地有聲的回音。
  唐螂  (原標題:是什麼把61萬學員堵在漫漫駕考路上)
創作者介紹

專人打掃

fd21fdje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